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基金

老股民追牛散赚上千万追踪大宗交易及定增

2019-01-24 18:29:18

老股民追牛散赚上千万 追踪大宗交易及定增

牛散粉丝收获颇丰,大宗交易信息、定增公告成“追踪”工具

刘兴龙郭力方临近年底,A股公司的年报披露期即将到来。对于乐于追逐牛散脚步的投资者来说,那是漫长又难熬的等待。2013年,中青宝、江苏宏宝、中国软件等涨幅惊人的股票背后均闪现着牛散身影。于是,一些投资者热衷于追寻他们的踪迹,大宗交易信息、定向增发公告成了这些“粉丝”用来搜索定位的工具。

选股秘籍就是跟着牛散走

股市寒风在2013年岁末显得尤其冷冽。“股票早就清仓了,踏踏实实过了年再说。”50多岁的老纪坐在北京暖和的家里,悠闲地品尝着老家的安溪铁观音。

从小在福建长大的老纪是个颇具赌性的投资者,在股市里折腾了十多年,钟爱投资一些重组概念股票。今年正是押中了几只牛股,让老纪赚了逾千万元。“托了牛散的福,我的整体收益率大概60%吧。”

在老纪看来,今年赚得盆满钵满是由于市场环境出现了变化。主要得益于IPO一直未开闸,很多好项目掉头瞄准上市公司,这使得A股市场的重组并购比往年热闹得多。

特别近几个月,保壳保牌公司变得特别活跃,猜中一个就赚大发了。他坐在交易软件前,随手点出了几只今年投资的股票。

老纪的选股秘籍就是跟着牛散的足迹。在他看来,牛散就是股市里的指路明灯。“中青宝涨得够疯吧,我恰好吃到了‘鱼肚子’。”老纪打开F10用手指点了一下半年报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里的成碧娥,“全靠她”。成碧娥成名于2009年,当时神州泰岳凭借飞信概念一举冲上百元大关,两个月涨幅翻番。此后,成碧娥多次现身安科生物、三安光电、包钢稀土、航天机电等股票,都是当时市场的牛股。

老纪正是在8月9日披露的半年报中看到了成碧娥的名字,才下定决心买入中青宝。“当时中青宝还处于停牌阶段,几天之后披露了收购苏摩科技的公告。复牌时市场反应不算大,开盘竟然没有涨停,我重仓买了它。”此后走势出乎老纪预料,从41.49元一路飙升至90.48元

老股民追牛散赚上千万追踪大宗交易及定增

,最大涨幅达118%。“8月30日跌停那天,一天少了一套房,我心脏病差点犯了。两天之后,趁着涨停赶紧跑了。”

有了这次经历,老纪对牛散更是深信不疑。不过如今到了年底,这位“牛散信徒”变得无事可做。“前两天,朋友问我圣诞节有什么愿望,我说就想知道牛散去哪了?”

“粉丝”各施追踪术

临近年底,迫于保牌保壳的压力,许多ST公司以及可能被特别处理的公司纷纷出售资产、搞资产重组,一条条公告让人应接不暇,这也给投资客提供了好机会。

“牛散去哪了?想知道答案,不靠等。”高熙文今年30多岁,职业股民,精力旺盛的他从不放过赚钱的机会。他打开股票账户,指了指其中一只刚刚重仓的ST股票,“这里面应该就藏着牛散。”

高熙文追踪牛散主要是靠观察大宗交易系统记录。他介绍,ST股票的特点是散户比重大、股价波动大、股东变更频繁。如果是资金量较大的牛散进出,通过二级市场交易成本普遍较高,而大宗交易系统更加便捷,而且通常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折价。同时,年底进行大宗交易的ST公司较少,目标更易锁定。

“你看*ST国药,去年最后两个月出现7笔大宗交易,我猜肯定有牛散去那了,重仓买入的成本不到每股5块钱。”此后的股价走势让高熙文收获颇丰,*ST国药今年一季度一路单边上涨,期间涨幅超过40%。*ST国药2012年年报的股东名单的确如高熙文所料,朱敏婕成为了新进持股数量最多的股东。这位牛散曾现身许多股票的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中,今年一季度更是抢在*ST东热停牌前买入近百万股,3月涨幅高达48.76%。

这次追踪成功让高熙文有了一些心得。“年底出现大宗交易记录的ST股票有很多只,怎么选择还是有技巧的。比如,如果大宗交易折价率超过5%,那肯定不是牛散买的。大家都不是傻子,ST股票一个跌停才5%,怎么可能那么便宜给了别人。”

高熙文的选股方法有赌的成分,毕竟在大宗交易席位的“面纱”下,是否真的有牛散参与交易是个未知数。另一位散户老单由于没有时间经常盯盘,更喜欢稳健的投资方式。“找牛散的踪迹不用赌,一些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拿出一叠打印出来的公告资料,从里面找出了海大集团和华谊嘉信新增股份上市公告书。参与海大集团定向增发的发行对象名单里,老单在“关玉婵”的名字下面划了一道红线,另一份华谊嘉信的文件则划上了“茅贞勇”。

高熙文追踪牛散主要靠观察大宗交易系统记录。ST股票的特点是散户比重大、股价波动大、股东变更频繁。如果是资金量较大的牛散进出,通过二级市场交易成本较高,而大宗交易系统更加便捷,通常可以拿到一定比例的折价。年底进行大宗交易的ST公司较少,目标更易锁定。

老单查阅了很多资料,这两位参与增发的自然人都不简单。关玉婵曾经2012年参与过歌尔升学的定向增发,当初发行价为24.69元,而一年之后解禁时,股价已接近50元。茅贞勇则在2012年四季度进入新疆浩源前十大股东名单,如果从最低点算起,最高涨幅翻番。“唯一的不足是,上市公司定向增发实施前股价已经有所表现,他们现身之后的短期涨幅不大。”

机构牛散难“同路”

“两条道跑的车——不是一路人”,与那些“信徒”相比,一位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对于牛散颇为不屑。“好东西,自然大家都愿意抢。不过,牛散的操作手法难以预料,买得猛,卖得凶。加上他们的资金量很大,容易对这种流通盘规模不大的股票造成波动。”这位基金经理回忆。

公募基金“不待见”牛散主要是因为船大难掉头,难以适应牛散快进快出的投资节奏。相比之下,私募基金的态度显得十分开放。

一位私募基金经理表示,如果有牛散出现在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单并不是坏事,起码说明投资的判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印证。“我们的研究力量有限,对于一些题材股、概念股的投资往往非常慎重。我们和牛散的信息渠道不同,如果都能看好一只股票,最起码短期收益值得期待。”

不过,与公募基金一致的是,私募基金经理对牛散的态度也是敬而远之。上述私募经理说,“现在监管部门对内幕交易的打击力度越来越严,牛散投资的依据是什么?消息来源是哪里?这些我们都不清楚。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即使投资同一只股票,我们也不会和牛散有任何接触。”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