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证券

科力远死磕稀土12亿定增三度豪赌鸿源业绩

2019-02-06 02:00:42

科力远死磕稀土:12亿定增三度豪赌鸿源 业绩已变脸

鸿源稀土2011年利润暴增,很大程度是由于其从金源稀土低价购得稀土原料所致

镍氢动力电池前景迷茫,仍阻不住科力远()镍氢动力电池全产业链的步履。

2011年8月,科力远第一次提出收购鸿源稀土,三个月后,失败;2012年6月,科力远公布重组预案,采用股份加现金的方式,向鸿源稀土股东曹佑民购买全部股权,鸿源稀土预估值合计约为12.2亿,迟迟不见进展。

2012年12月,科力远第三次卷头重来,在稀土价格大幅下滑情况下,仍以12.2亿的预估价36.8倍的高溢价购买鸿源稀土。

“科力远死磕稀土并不奇怪,一来打通镍氢电池的上游产业链,二来即使镍氢电池失败,掌握稀土资源也是出路。”一名接近科力远的机构人士说。

2012年以来,受累于主营镍氢电池前途不明的科力远一直在苦撑。2012年前三季,科力远亏损2176万。资金链紧绷,迫使科力远抛出重组预案后的第四天,又抛出股权质押公告。

诡异的是,科力远费尽心思收购的鸿源稀土,一年不到业绩出现大变脸,2011年鸿源稀土净利润2.7亿,而今年前三季度只有1981.2万。

资金链紧绷,空手套白狼

12月18日,科力远公告称,将向曹佑民发行4769.07万股购买其持有的鸿源稀土80%股份,发行价20.35元。同时,向不超过10名的特定对象募资3.25亿元,其中2.44亿元用于购买曹佑民持有的鸿源稀土20%股份。

根据2012年9月30日鸿源稀土扣除未分配利润后的净资产为3224.49万,而预估值12.2亿,增值36.8倍。

曹佑民其人低调,公开资料较少。曹2007月8月入股鸿源稀土后,通过向其他股东收购股权,取得鸿源稀土全部股权。2012年7月,曹佑民将其所持有另一公司金源稀土的全部股权转让给无关联第三方。目前,曹佑民还拥有广州海远食品公司30%股份。

“科力远没有足够的钱收购,只能采取股权交换的方式。但是未来股权的变现有一定的不确定性,这是鸿源稀土高溢价的原因之一。”一名新能源商业分析师向解释。

2012年三季末,科力远持有货币资金3.5亿元,但也有3.9亿元的短期借款。12月22日,科力远发布股权质押公告,质押1500万股紧急输血。

科力远在2008年开始发力镍氢动力电池领域。当年7月,科力远与超霸科技(香港)合资成立科霸,科力远控股75%,合作生产车用镍氢动力电池组,之后逐渐成为科力远的战略布局重心。

但是随后科力远不得不面对无订单的惨痛现实。2010年和2011年科霸公司的营业收入均为0,净利润分别亏损247万元和827万元。

在自主研发无望之下,经历了两年的颗粒无收后,科力远于2011年2月收购了日本湘南CORUNENGRY株式会社,打开镍氢电池国际销售市场。2011年,科力远依靠收购产生2103.5万的合并收入,勉强保持盈利。

鸿源稀土盈利真相

鸿源稀土价值几何,值得科力远以36.8倍的高溢价收购?

鸿源稀土本身不拥有稀土资源,盈利模式为稀土材料深加工和稀土出口。

业内人士认为,鸿源稀土的主要价值在于其拥有的稀土出口配额。鸿源稀土2010年、2011年和2012年第一批的稀土出口配额分别为3.03万吨、3.02万吨和3.10万吨,分别占当年全国稀土出口配额的3.73%、4.17%和3.47%。

鸿源稀土在2011年8月之前,并非曹佑民一人所有。彼时鸿源稀土原股东熊鹏飞、文益辉、文明达、曾宪文等已知晓筹划重组事宜,但仍以估值2.8亿作为依据,将股权转让给曹佑民

科力远死磕稀土12亿定增三度豪赌鸿源业绩

2011年,稀土价格涨幅高达五倍,到当年8月才开始有所回落,鸿源稀土的股东为何愿意出售低价卖出股权?

而鸿源稀土的盈利持续能力也值得质疑。2011年,其净利润2.7亿,而今年前三季度仅1981.2万,骤降13倍。

这并不奇怪。此前,鸿源稀土与曹佑民曾控制的另一家稀土公司金源稀土发生关联交易。鸿源稀土2011年利润暴增,很大程度是由于其从金源稀土低价购得稀土原料所致。2011年稀土价格升幅超过5倍,作为生产原料的氯化稀土价格涨幅仅有二成。

2010年鸿源稀土从金源稀土处采购的平均单价为1.3万元/吨;而在2011年升至1.56万元/吨。重组后,金源稀土和鸿源稀土的关联交易便终止。缺少了便宜的稀土原料,鸿源稀土高盈利自然难保。

此外,在稀土整合趋严情况下,科力远以民营身份介入稀土行业,亦显得敏感。

“由于之前粗放式的生产方式造成稀土资源的大量浪费,国家对稀土行业实行指令性生产计划管理,目的是控制稀土的产量。”江西理工大学一位长期研究稀土的教授表示, “而在出口配额的分配上,国家主要考虑公司的生产规模及历史配额,大幅增加的可能性不大。”

“各省市、地方政府对外来企业是比较排斥的。目前,稀土行业的整合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到底是由谁来出面,是地方国企还是央企还没有定论,但可以肯定的是,由国资委主导是趋势。”前述教授表示。

产业链困局:镍氢空头支票

科力远押宝鸿源稀土背后,是鼓吹四年的镍氢电池危局重重。

“镍氢电池战略重心是科力远过去几年一直坚持的,投入很大,产出很少。国内镍氢电池市场目前也看不到明显改善的信号。”上海新能源行业分析师称。

经历了自主研发两年的颗粒无收后,2011年2月,科力远以4000万收购日本湘南,该公司曾经生产了丰田普锐斯的第一组镍氢电池,勉强打破科力远镍氢电池0订单的局面。

2012年上半年,湘南为科力远贡献了累计30967台(套)的销售,利润总额2817万,仍无法挽回科力远亏损局面。

此次,科力远收购鸿源稀土,意在往上游扩张。在此之前,科力远也早有其他动作。2012年10月,科力远就公告称参与组建湖南稀土产业集团获批。

稀土是镍氢电池的重要原材料之一,成本比例占镍氢动力电池负极所用的储氢合金材料的50%以上。

理财周报就上述问题多次联系科力远,截至发稿前,没有得到回应。

“科力远收购鸿源稀土及参与组建湖南省稀土产业集团从某种意义上可以看做公司悄然转型的一步棋。”上述上海分析师说。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